UTP乌托邦吉他 发表于 2020-11-28 10:14:22 |查看: 1587|回复: 0|阅读模式
本帖*后由 UTP乌托邦吉他 于 2020-11-28 18:42 编辑

面板和背板是吉他*主要的共振单元,材料的选择尤为重要。

同建筑、船舶、家具等行业不同,吉他是一件乐器,因而对木材有声学上的要求。

你是否听过一些木材敲击时能发出悦耳清脆的音符,就跟钟和锣一般?

例如巴西玫瑰木(Brazilian rosewood)就是这样一种优质的木材,
除了吉他,它也曾广泛用于制作马林巴琴(marimba)。

用个物理名词,我们会说这类材料具有较高的“Q值”(即品质因数)
巴西玫瑰木的Q值属于木材中的翘楚。

吉他面板和背板一般不选用同种木材。
面板常用相对较软的云杉(spruce)或雪松(cedar)。
背板则常用硬木,诸如玫瑰木(rosewood)、乌木(ebony)、
枫木(maple)、胡桃木(walnut)、相思木(koa)、桃花心木(mahogany)等等。

1.jpg
#350H FCL 落叶 芒果木背侧板

制琴师们都明白,背板的共振频率需稍高于面板,因此二者要选择不同密度的木材。

面板和背板共振频率差得太多,或靠得太近,结果都是吉他音色不均衡。
(共振频率太接近的话,只对某一个频段反馈特别好,其他频段就被弱化了。)

侧板的材质其实是无所谓的,但背侧板材质不匹配的话看起来会很另类,这是出于审美的考虑。

如何*终确定使用哪种材料?取决于你对音色的期许。

2.jpg
#685H FCL 鲸 可可菠萝玫瑰木背侧板

云杉(spruce)和雪松(cedar)

欧洲云杉(European spruce)因其细胞结构,
质地比北美的西提卡云杉(Sitka spruce)更脆,弯曲、受压时容易开裂。

相比之下西提卡云杉更具韧性,早期船舶的桅杆、飞机螺旋桨都是西提卡云杉制成的。

现代航空材料出现之前,得益于其刚度——重量比,
西提卡云杉甚至一度成为飞机机身材料的理想选择。

欧洲云杉尽管不被重工业认可,但用作吉他面板时,
可以产生清脆、集中、泛音丰富的音色,指弹演奏者喜欢这样的声音。

西提卡云杉的质地更柔软、有弹性,音色不如欧洲云杉集中、清脆,
但是温暖、结实,没有那么多泛音,更受拨片演奏者,例如民谣音乐家的青睐。

当然,以上都是宏观角度的经验法则,不是一成不变的教条。

树木的生长过程中有大量不可控因素,所以常会出现特例
不过这正是木材的魅力所在。

3.jpg
#562H FCL/OSL 月亮 北美西提卡云杉面板


雪松的刚度——重量比普遍优于云杉。

它能够产生反馈更迅捷、更嘹亮的音色,但是不及欧洲云杉那样泛音丰富。

雪松的细胞结构比云杉脆弱一些,韧性不佳,容易开裂,处理雪松时要格外小心。

同样,这些也都是经验法则,不排除特例。

英格曼云杉(Engelmann spruce)稍晚才被引入乐器制造业
它有众多特性都和上述木材不同,首先它非常的白。

欧洲云杉颜色也很白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氧化,
呈现出蜜糖色(通常需要十年以上)。

英格曼云杉的抗氧化能力更强,能够维持较长一段时间不变色,其次是细胞结构。

欧洲云杉和西提卡卡云杉的纹理线条颜色较深,
质地偏硬,是高浓度纤维素聚集的区域。

软木类木材纵向的刚度和强度,正是这些纤维素赋予的,
纹理间的浅色部分主要由内部中空的细胞壁构成。

4.jpg
#765H FCL 水母 欧洲云杉面板

英格曼云杉纹理中深色和浅色部分的密度差异,没有那么前两者那么显著,硬度也是。

有机会你可以试着比较一下,用指甲掐不同木材的深色纹理,感受它们的硬度。

因此英格曼云杉常被认为是更软更脆的,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是好木材,
只是它的振动表现不同于其他云杉而已。

不过我还是遇到过挺多英格曼云杉的纤维素结构,
毫不逊色于欧洲云杉或西提卡云杉的情况。

5.jpg
#765H FCL 水母 马达加斯加玫瑰木背侧板


玫瑰木(rosewood)

玫瑰木的个体差异没有云杉或红松那么大(除了外观),其中巴西玫瑰木是公认的不二之选。

究其原因,一部分是制琴传统,另外自然是它无可比拟的Q值,因此成为绝佳的声学材料。

正确切割的巴玫板材,敲击时能够发出玻璃般清脆的声音,
还有更持久的延音,更强的反射性能,这些都是背板材料必备的素质。

高Q值也意味着巴西玫瑰木质地较脆、易裂,需要仔细检查、小心处理。

东印度玫瑰木(East Indian rosewood)是目前主流的替代木材
它的纹路不如巴玫华丽,但声学性能可与之媲美,量化的话,
大约只是逊色了10%到20%,这不是很大的差异,我们也常能遇到非常出色印玫吉他。

印玫不容易开裂,加工难度低,是它成为主流的另一个原因。

其他Q值较高的,诸如鸡翅木(wenge)和非洲花梨木(padauk),它们也都很易裂,
另外还有一些亚洲或中美洲的玫瑰木,但它们的纹路都不比巴玫或印玫。

6.jpg
#260H FCL 麋鹿 印度玫瑰木背侧板


桃花心木(mahogany)和相思木(koa)

桃花心木和相思木的个体差异相当大。
看起来外观差不多的材料,密度和刚性可能差异显著。

制成吉他后的*终表现,取决于所选木材的质量。
同样是质地较重的优质相思木、桃花心木(以及胡桃木),它们的音色其实很相似。

其他条件相同的话,业内普遍认为,
相较于玫瑰木的“清脆”,此类木材能产生更“温暖”的音色。

7.jpg
#330H FCL 海豚 非洲桃花心背侧板

枫木(maple)

枫木的Q值不高,共振性能相对逊色,因此延音也不长。
然而这不一定是坏事,延音短促的特性使得它非常适合爵士乐。

爵士吉他手需要弹奏大量音符,延音不必过于持久,此外枫木的外观非常华丽。

8.jpg
#575H FCL 凤凰 虎纹枫木背侧板

西班牙柏木(Spanish cypress)

西班牙柏木是弗拉门戈吉他的传统选择。
是一种储量丰富且廉价的地中海木材,气味芳香,容易加工。

它曾一度被认为是“平民”材料,但正确切割的西班牙柏木,Q值可与印玫匹敌,远超枫木。

木材“祛魅

行业内有几种众所周知的“明星”木材,
例如阿迪朗达克云杉(Adirondack spruce),以及刚聊过的巴玫,
Martin公司从很早开始就选用这两种木材制琴,它们被认为是经典、无可替代的。

需求旺盛加上各类法律、禁令的限制,价格也是屡破新高。

但能够充分挖掘出“明星”材料潜能的合格制琴师,
也能够很好的驾驭“普通”材料,甚至制作出表现不俗的作品。

反之亦然,再天价的材料,制琴师操作技艺不精良的话,也会被糟蹋掉。

材料的成本只是占琴的一部分,还需要靠制琴师甄别、调校
吉他的音色是制琴师赋予的,你其实同时是在为这部分买单。

文字内容源于:GuitarWorks
(本文*后一段略有修改)
编译自《Tonewoods in Guitars》
原作者 Ervin Somogyi



用户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