哎呀音乐 发表于 2018-9-30 11:30:39 |查看: 958|回复: 1|阅读模式

1d3c7c812338a14345a3fb6885c88190.gif


今日(9月28日)凌晨4点56分,著名摇滚歌手臧天朔去世,享年54岁。



臧天朔的好友贝斯手刘君利透露,臧天朔的去世原因是肝癌,去年检查出患肝癌后一直在养病,直到今年身体状况稍有好转,身边朋友还很为他高兴,没想到突然情况恶化而去世。


臧天朔的许多圈内好友和众多歌迷都发文悼念,纷纷感到心痛和惋惜,从此,中国又失去一个摇滚老炮……


7a18fe3e4aef020e9d743aade98557cd.png


音乐曾让他站在人生的一个高峰,也曾支撑他走过最难熬的日子,五十岁了,该见的都见过了,该尝的也都尝过了,从谷底一步一挨的重新开始,他用八个字概括自己“理想不倒,来日方长”。他,就是臧天朔。



 ▲臧天朔纪录片


他生于六十年代的北京,单纯而热烈的年代,文化冲撞的中心。遵照父母的意愿,臧天朔六岁时开始在教会风琴老师的引导下学习钢琴,成年后,放弃了在北京歌舞团转正的机会,而是参与组建了“不倒翁”乐队,丁武、孙国庆都曾是这个乐队的成员。


虽然乐队最终解散,但臧天朔凭借原创歌曲《心的祈祷》已在乐坛展露头角,很多圈内人都知道了“小臧”。后来,他陆续组建了“白天使”乐队和“1989”乐队。



那个摇滚初起的时代,臧天朔在崔健乐队里担纲键盘手。在《新长征路上的摇滚》等粗糙的音乐录影带中,他笔直地站在崔健身后,一边演奏一边克制地扭动着身体。偶尔还会担任合音,与崔健同声高歌,嘶吼出中国摇滚最原始的高潮。


b9feb3cb2269c7b4dfaf091f8c744bda.jpeg


那是中国摇滚最蓬勃的年代,摇滚与牛仔裤、长发、太阳镜一起,成为了一个时代的象征。崔健用《一无所有》反叛一无所有,丁武用《演义》反叛演义,黑豹则用《无地自容》反叛无地自容。他们面前有一堵墙,他们用音乐和反叛砸碎了面前的钢筋与水泥。反叛给他们力量,让他们有勇气相信,在浩大的江湖中一定会有自己的梦。

 

但是,所有的青年终究会在时间中变老。当中国摇滚的第一代青年在时间里无法回避地变成了困顿的中年人,崔健开始疲惫地扛着“真唱”彩旗游走在各种商业演出中,窦唯则在纷繁复杂的娱乐圈旁边活成了隐士,汪峰总寻思着如何离头条更近点,嘶吼的臧天朔在电视晚会中温柔地唱起《朋友》……墙早就被砸碎,踏过满地的断壁残垣,谁曾料到,墙的尽头是另一堵高墙?

 

高墙使一直执着、热烈的老臧开始从另一个角度看待问题,这是他的一道坎儿,交往密切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改变。


293c2e8f0c975369c56ef1d4cf42074d.png

 

牢狱之灾过后,臧天朔有所改变,贝斯手刘君利看来,“出事后”的臧天朔明显沉下来了,“也因为岁数到这了吧,肯定比年轻的时候内敛了”。


年轻时候的臧天朔什么样?

 

2007年,因为没唱指定曲目而被要求退回演出费,臧天朔没顾央视的面子,骂了《同一首歌》。

 

同年,他因不满演出中多次被主持人打断而当场发飙:“说说说,我是你干爹你怎么不给大伙说说?!”

 

再往前数,臧天朔开起了酒吧,但凡朋友来光顾一律不收酒钱,净挑贵的酒开,后来酒吧关门了。

 

年轻时的老臧很尖锐,很情绪化。他广结朋友,被驾到某个位置上,一激动,难逃一劫。恢复自由身后,这道坎儿,总算过去了。


如今“好不好”,已经成为了臧天朔的口头禅,排练中他不时纠正别人该怎么做,用的都是商量的口吻。“照以前,大家一时领会不了,他就容易急,摔麦克风是常有的事儿,现在不了。”刘君利将之形容为“他懂得了引导和等待。”


在接受媒体采访的视频里,老臧有很多的欲言又止,大多化成了一句:“你懂我的意思了吧?”举手投足间,渴望被理解又不说破。


c27b5314e0b1afadb1b636a3a59fae1f.png


臧天朔曾在接受采访时袒露:“我的理想很简单,就是做真正的好音乐。真有理想,你一定会想办法去坚持,会‘不倒’,没有过不去的事儿。至于‘来日方长’,这是一个常见的告别语,互道祝福,也有个含义,是前面路还远,且行且珍惜。”


真没想到,今日一过,故人已逝,再无“来日方长”了……


一路走好!


我知道你们一定想问,臧天朔的键盘到底弹得怎么样?看看下面这个视频吧!





用户评论

安德鲁 发表于 2018-10-1 10:59:58
又是肝癌,英年早逝可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