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表于 2018-1-30 18:41:37 | 查看: 1140| 回复: 6 |阅读模式
大学的时候,我喜欢上一姑娘,追求数月,未果。
后来听说姑娘交了个男朋友,我伤心欲绝。
打听之下,那混蛋是其他学院的。
室友小黑动用他无孔不入的人脉,总算帮我查明了完整剧情。

话说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,那男的背了把吉他,把姑娘哄到学校人工湖旁,坐在一花盆上,开口就唱:

你问,我爱,你,有,多深,
我爱,你有,几分……

男的才唱两句就停了,叹了口气,对姑娘说:“我唱不下去了,在你面前,我怕失控。”

姑娘芳心大悦,然后,他俩就成事了。

我后来才知道,那男的其实就只练了两句,可谓学以致用。

多年之后,小黑的一番话点醒了我。
他说:“其实归根结底,就是因为你没人家长得帅。这人要是长得帅,敲个快板儿都能泡到妞。”

小黑的话,是至理。
但在那时候,我就真是以为世界上真的存在这么一样泡妞神器,那就是吉他。

五指轮弦,仙乐绕梁,燕瘦环肥,尽收胯下。
timg (1)_副本868.jpg


宫商羽,校艺术团团长,我的师兄。
当初宫师兄去艺术团面试,艺术团的老师一看简历,大喜,说这名字好,宫商角徵羽,五音就占了三个,当时就录取了。

不过话说回来,这位宫师兄在手艺上也是一点儿不含糊,小黑告诉我,宫商羽会玩的乐器,比我挂过的课还多,深不可测。

我听了,甚是神往,因为就连我自己都已经忘记挂过多少课了。

小黑又说,术业有专攻,那宫商羽的成名乐器,却正是吉他。
当年宫商羽凭借一把纯手工木吉他,技压群雄,夺了那「乐器谱」排名之首。

我奇道:“乐器谱?”

小黑解释说:“乐器谱,是多年前一位前辈高人所作,收录了本校历代在乐器造诣上出类拔萃之人。”

我有些陶醉。

小黑接着道:“进了乐器谱,学期末就能加分。”

我决定去求宫商羽教我弹吉他。

一天下午,我把宫商羽堵在了饭堂门口。

“你干嘛?”

“宫师兄,我想跟你学琴。”

宫商羽从头到脚,又从脚到头来回看了我好几轮,看得我心里发毛。

“好,我教你。”

我万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顺利。

宫商羽突然脸色凝重地说道:“我想请你帮我个忙。”

我受宠若惊:“师兄请讲!”

“你饭卡能不能借我?我忘带了。”

从此以后,我每天晚上都在一栋教学楼的地下室里跟着宫商羽学琴。

不学不知道,这指尖按在琴弦上的感觉,疼,撕心裂肺的疼。

宫商羽对我说:“一开始都是有些疼的,慢慢就好了。”

这句话本没什么,可是为什么宫商羽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会感觉肛门一紧?
大概是晚饭吃撑了。

一晚,明月高挂。

地下室里,宫商羽正在向我演示一首曲子,琴音激昂,行云流水。

突然铮地一声,弦断了。

宫商羽愣了一下,随即迅速地把断弦卸下,我发现此时宫商羽的脸色冷若冰霜。

“师兄,怎么了?”

“别说话。”

气氛有些紧张。

宫商羽从怀里掏出一根新弦,穿到琴上,弦刚换好,就听见远方传来一串急促的旋律,有如鬼号。

“什么声音?”我问道。

“唢呐。”

唢呐声刚停,一个人影出现在楼梯口。

这时,一个长长的单音,若有若无地从另一个方向飘进来,音色凄清。

宫商羽冷笑一声:“二胡也来了。”

第二个人也进来了,两个人把宫商羽和我夹在了中间。

“宫兄竟然又收徒弟了,可喜可贺。”唢呐阴阳怪气地说道。

宫商羽道:“乐器谱排名第二唢呐张富贵,排名第三二胡李春雷,二位同时驾临,不知有何赐教?”

我恍然大悟,这两个人竟然也是乐器谱排名前三的人物。
唢呐,二胡,我突然很想问宫商羽,你拿一把吉他排在这两件乐器之上,会不会是进错片场了?

二胡李春雷冷冷地道:“宫兄在首位坐得很久了,今晚也该换换位了。”

宫商羽笑道:“那就要看二位有没有本事了。”

话音未落,唢呐声已起。

只见张富贵摇头晃脑,双腮高鼓。
一曲《抬花轿》,喜气洋洋,夹着热浪,我隐约看见百千妖火,升旋飞舞,狂乱地扑向宫商羽。

宫商羽对我喊了一句“退开”,手握琴颈,硬生生接下张富贵这招。
妖火撞上琴弦,发出阵阵共鸣。

李春雷没有给宫商羽留下喘息的机会,猛然席地坐下,琴弓横在身前。
《二泉映月》,凄厉的弦音,颤人肝胆,惊人魂魄。
我仿佛看见漫天飞雪在地下室里飘落,不禁打了个冷战。

再看宫商羽,他在风雪中巍然不动,就像寒冬里的一枝梅花,突然按个和弦,六弦齐响,声若龙吟。
琴声冲破白雪,云开月明。

又是六弦齐响,扫弦,吉他演奏最基本,但又最考验功力的技巧。
宫商羽左手化作幻影,已经看不清指法,右手双指交叉,清风拂柳。

《晴天》,宫商羽的成名曲。
学校文艺汇演之上,无数双手掌为之拍烂,无数少女为之尖叫,狂叫,浪叫。

从前从前,有个人爱你很久,
但偏偏,风渐渐,
把距离吹得好远,
好不容易,又能再多爱一天,
但故事的最后,
你好像还是说了,拜拜。

宫商羽唱毕,张富贵李春雷二人站在当地,泪流满面。

胜负已分。
我有些激动,对他二人道:“两位师兄,你们想必也和我一样,被宫师兄的歌声感动了吧?”

张富贵李春雷听了,对我怒目而视。

“放屁!我们是后悔当初学错乐器了!”

“唢呐和二胡,一点都不帅!”

00.jpg
指弹技术交流群:212242158
弹唱技术交流群:674379619
电吉他交流群:673317916
尤克里里交流群:673362868

本帖被以下琴包推荐:

  • · 指弹感悟|主题: 2, 订阅: 0
  • · = =|主题: 15, 订阅: 0
  • · 指弹|主题: 14, 订阅: 0
  • · rock|主题: 36, 订阅: 0
  • · 故事|主题: 1, 订阅: 0
  • · 知识|主题: 2, 订阅: 0
发表于 2018-1-30 19:53:42 点击下载 来自手机APP(点我下载)
老哥编的真6
发表于 2018-1-30 18:43:15
66666666666666666666666
发表于 2018-1-30 19:57:36 点击下载 来自手机APP(点我下载)
哈哈哈哈哈哈
发表于 2018-1-30 21:03:06

发表于 2018-1-31 09:00:29
发表于 2018-2-3 20:47:09 点击下载 来自手机APP(点我下载)
佩服佩服